非小細胞肺癌靶向藥物治療研究專題報道!

6.jpg

肺癌是發病率和死亡率最高的疾病。主要分為小細胞肺癌(SCLC)和非小細胞肺癌(NSCLC),NSCLC占所有肺癌的80%以上[1]。近年來,隨著分子生物學技術的發展,許多非小細胞肺癌的驅動基因被發現,為非小細胞肺癌的精確治療開辟了道路。


自20世紀90年代以來,靶向治療非小細胞肺癌取得了巨大的成功,與傳統化療相比,顯著延長了非小細胞肺癌患者的總生存期。Egfr 突變的五年存活率在 egfr 突變患者中達到35% ,在 alk + 患者中達到62.5% ,靶向治療從晚期到早期有了進展,術後輔助化療吉非替尼和奧西替尼顯著延長了早期非小細胞肺癌患者的無病生存期。


在EGFR突變方面,與會專家分享了EGFR突變的聯合治療策略。既往研究表明,EGFR-TKI聯合化療和EGFR-TKI聯合抗血管生成治療可顯著延長患者的無進展生存期(PFS),OS也有獲益趨勢[5]。長期護理服務因此,EGFR-TKI聯合化療被CSCO指南推薦為II級,EGFR-TKI聯合大分子單克隆抗血管生成藥物也被NCCN和CSCO指南推薦為治療。此外,TKI聯合小分子多靶點抗血管生成藥物的探索也觀察到了初步的療效[6],但還需要更多的研究來證實。EGFR-TKI聯合免疫治療的研究發現,EGFR-TKI和TKI的聯合毒性過高,獲益有限,因此許多研究被終止。為了更准確地找到聯合治療的受益者,許多研究也在進行中。目前發現21L858R突變、共突變和腦轉移瘤患者可能是聯合治療的優勢人群,但還需進一步驗證。總之,EGFR-TKI聯合治療是提高EGFR突變型非小細胞肺癌療效的重要治療策略,已從最初的盲目聯合逐漸轉變為通過基因分型選擇合適人群的精准策略。


EGFR的耐藥問題一直是中國臨床研究醫生工作面臨的一個具有巨大發展挑戰,與會專家進行分享了EGFR的耐藥作用機制及應對教學策略。EGFR耐藥按耐藥情況發生的位點可以主要分為以下三種不同類型:1)靶內機制(On target):是指EGFR調控通路可能發生繼發性耐藥;2)靶外機制(Off target):是指當EGFR被阻斷後,如果沒有信號通過網絡中其他位點發生系統激活,將重新設計導致這些細胞組織生長而引發耐藥,如MET擴增、RAS突變;3)其他管理機制,如向SCLC的組織學轉化。


非小細胞肺癌的精確靶向治療取得了很大的成就,但在我國仍面臨著耐藥性、創新藥物缺乏等困難和挑戰。在我國,創新藥物的比例很低,大部分是仿制藥,所以還有很多工作要做,臨床醫生,生物制品和科學家還需要做更多的努力。


文章精選:


靶向治療使非小細胞肺癌患者與腫瘤共存!


早期非小細胞肺癌能治愈嗎?能活多久


治療非小細胞肺癌,武田精准分析療法獲FDA加速批准!